无谓臧否

公民您好。我是乔无臧,也可以称呼为Rolland,希望在活着时做喜欢的事。

兴趣LM/史向/音乐剧/中国古典文学/欧美剧相关等,食材来源广泛,雨果一生推。

热衷绘画偶尔写写段子和诗。希望能认识同样真挚与热诚的你。
共和国万岁。

【杂谈堆积】一些随笔,脑洞,和故事

整理了五六月份以来堆在空间的说说,防止被刷存在这里。日期不定,零零散散。有大量隐喻藏在里面,还有一些类似于诗的东西。

满桌是鄙弃的荣誉,
幽默的副产品,
黑色唇吻的酬谢,
未曾寄出的大堆信纸,妄用时间欺瞒存在的证据。
此处落灰,是你的罪责。
先生,也许只有当你走进地狱时,才能收到我写的信。
我将特地装饰上羽毛,由生翼的神使护送。
在古老的酒杯中升起孔雀骄傲的尾羽,
我将无情嘲弄你被图钉扎破的手指,
尽管你含泪对我说,想想它的意义吧。
用血与水洗净它有何不同?

浩劫呀,灾难呀。杯中的尸体即将蒸发,
浸湿的许诺悬挂在窗台上。
这乱象使人惊异,忙乱与嘲讽哈哈大笑。
这个将要污染另一个,它们却都曾得到一瞥。
盛放绿色火焰的栖...

2016-10-16

【法扎】【萨莫萨无差】萨列里的第十五封信及其后

*灵魂AU,逻辑混乱,ooc预警。献给千煜。

一封新的信件由窗口落进,莫扎特眼疾手快地伸手抓过来,余光瞥了一眼桌上散乱的信纸。他猜测着是妻子教导孩子写的简信,或是哪位惦念他的故友又寄来了乐谱,直到看到熟悉的火漆印——他才停止猜测——晨光下它泛着宁静的光辉。

    莫扎特尽量小心地用手撕开一道封口,无论何时,他仍然不喜欢用拆信刀。接着他迫不及待地抽出信纸,稀里哗啦胡乱展开,倚在窗口借着光亮阅读起来。

    “致 沃尔夫冈•阿玛迪乌斯•莫扎特,
夜安。

    我在七夕前夜写下这封信,希望您恰好可以...

2016-08-14
2 / 6

© 无谓臧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