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谓臧否

公民您好。我是乔无臧,也可以称呼为Rolland,希望在活着时做喜欢的事。

兴趣LM/史向/音乐剧/中国古典文学/欧美剧相关等,食材来源广泛,雨果一生推。

热衷绘画偶尔写写段子和诗。希望能认识同样真挚与热诚的你。
共和国万岁。

“我将再也不姓波诺弗瓦,我们该划清界限。”

弗朗西斯站在鲜血与火药灰铺就的巴黎之上,他悲哀而愤怒,步枪紧握,只想推翻销毁一切。

那“一切”,包括索瓦丝的缎裙,她的恩赐,她赐予的土地和鲜血淋漓的伤口。他们旧日的虚假欢爱,他进贡堆积在她足边的礼物,重叠成山。

但他从未真正臣服。他只在三色旗的一角保留了她的颜色。留待胜利之后,红旗飘扬,于绯红之中还可亲吻自己曾经的恋人。


评论
热度 ( 30 )

© 无谓臧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