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谓臧否

公民您好。我是乔无臧,也可以称呼为Rolland,希望在活着时做喜欢的事。

兴趣LM/史向/音乐剧/中国古典文学/欧美剧相关等,食材来源广泛,雨果一生推。

热衷绘画偶尔写写段子和诗。希望能认识同样真挚与热诚的你。
共和国万岁。

【POTO】生贺/致导师Erik的信

两个月前,我的导师Lance生日,无以为献便写了这篇给他。以子爵为第一视角,ooc有,慎入。但这篇本就建立在AU的基础上,以Lance自己的设定,即子爵和小克都在魅影门下学习音乐。夹杂了一些我们自己的互动。话不多说,请毫不客气地以拆信刀打开这封信吧。

致我尊敬的导师,
日安。在您生日到来之际,向您致以最诚挚的祝福。

写完头几行问候,拉乌尔停下笔,他犯了难,凝视着信纸若有所思。他考虑着是否要从外面潮湿的园子里折一支玫瑰,夹在这封信里。
 
自我向您学习音乐已经七年有余。受兄长菲利普之托,我在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教导与照顾。时光流逝得多快啊!——我仍记得初次见面的情景。那时您与如今别无二致,似乎音乐能使人永葆青春。您大概还记得那时的我吧?总是满不情愿,脸颊通红,十分抵触地躲在我哥哥身后。后来您偶尔提起时,总是叫我羞愧不已。但我承认,这七年中也发生过比这更让我愧疚的事情……让我们暂且把它搁在一边。

也许他的导师不喜欢这个,这用来为姑娘大献殷勤的上品,枯萎易碎,花语又是这么尴尬——对两个男人来说。他放弃了这个想法。但是想象到他一贯沉默少语的导师在琴键上拾起这朵娇艳的花儿时,即使是面具也掩饰不住他的惊讶和尴尬,(可能还有点羞涩,他想)拉乌尔忍不住笑了起来,带着些恶作剧般的得意。

我更想说的是,您的音乐才华与人格魅力在我的生命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您的才华足以让巴黎为之倾倒,而您所获得的荣誉又是那么稀少!数年来,我的确真诚地敬佩您。从您教我和克里斯汀对着曲谱练唱,在琴房里弹奏练习曲,直到那些学习交谊舞的日子,现在看来,都是多么美妙的记忆。您是无与伦比的天才。还记得新年的那个夜晚吗?我将永世难忘。“您的歌声直达苍穹,浸透了星辰的光辉后落入我的心中。”炉火边的一曲夜之乐章,逐渐消失的尾音仍萦绕耳边。我仿佛看到海面泛起粼粼波光,在月色下温和地退去。

拉乌尔是个懂得迂回战术的人,任何这个年龄的男士几乎都如此。他不紧不慢地续下去,烛火跃动,映出他眼底波澜起伏。

我久久不能忘怀您的眼神,您的低语,有关您的一切。多少次我无比期待您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楼梯的尽头,期待您在琴旁俯身为我示范正确的指法时,能嗅到您衣袖间熟悉的香气。还有,几年前在我趁您睡着时偷偷去摘下了那神秘的面具,(我作证是克里斯汀不敢这么冒险才怂恿我去的)正在为眼前见到的景象而吓得不知所措时,您低声说道:“如果我醒来时还不将面具还给我,我可就生气了。”是的,还好您没有责罚我,我可再也不会做那么愚蠢的事啦。还有您的微笑。您总是对克里斯汀展露更多的微笑,实话说,那让我不太舒服。

就从这里开始了。笔尖停顿了下,反复在墨水瓶里蘸了几次墨水,拉乌尔叹了口气,另起一行写下了第一个字母。

与您的宽容相对的,是我的幼稚。我希望可以得到您的原谅。之前我自以为是地怀疑过您,由于对克里斯汀产生了感情的缘故,我总觉得有人想从我身旁夺走她。她是那样一位甜美的姑娘,您知道。我不可遏制地迷失在爱情的途中,几乎荒废了课程。同时由于缺少交流,我对您抱有很深的成见,故意在玫瑰园里当着您的面接吻也是出于报复才做下的。那时候我可笑极了,几乎想抽出剑和火枪约您出去决斗……我愤怒得连克里斯汀都劝不住了。

写到这里拉乌尔陷入了某种难以名状的回忆中。他清楚地记得导师是如何被他的一番偏激之辞气得怒火中烧,他几乎为这不听话的学生扔了自己新写的曲谱,写满优美D大调和G调的纸纷纷扬扬散了一地。拉乌尔怔住了,他从未见过导师如此失态,然而一牵扯到克里斯汀,情况就不同了。拉乌尔肯定了那层关系,态度愈加尖锐,完全拒绝了埃里克的解释。此时他模糊地想起导师注视他的眼神,那是怎样一种哀伤啊。他得不到自己学生的信任,拉乌尔一意孤行地将对方当作情敌,二人产生了无法逾越的隔阂。

我早就该明白了,原谅我。我没察觉到您的痛苦,和您的——感情。(拉乌尔斟酌了好一会儿才写下这个词)但我很快发现我对克里斯汀只是一厢情愿。正如您对我,我一直以为那是师生间平常的交流。您为何要掩藏那么深呢!这真是一场绝妙的幽默,我们都被困在其中周旋许久。幸亏现在一切都明晰了,我不会再强求不属于我的。以前的就此止步,新的时光才刚刚开始。
那么您原谅我了吗?我愿用接下来的每一天去偿还,去补救。我想,也许您不介意帮我将落下的课补上,而我们将在傍晚时分在花园里散步。我依然为您歌唱,将一线柔和的光明引到您黑暗的房间里。多好,我们有许多事可做,我们还都年轻!艺术将始终使我们的生活洋溢欢欣,同时充满幸福的平静。
晚安,我的导师,我的音乐天使。假如您愿意重新接纳我,请现在就来餐厅吧,我想在那里为您庆祝。一次烛光晚餐如何?

始终爱您的,
拉乌尔。

拉乌尔折上了信,嘴角噙着微笑。他依照礼节将其装进信封,盖上火漆,使它看起来格外正式。当然,他最终不忘出去摘了一支玫瑰,怀着不能言明的心思,将它并信一起藏在了琴谱后。表针显示埃里克每晚的练琴时间快到了。他迫不及待想看到导师的微笑,他的赞许,拉乌尔甚至可能得到一个吻。
拉乌尔最后一次在落地镜前整理了自己的领结,他哼着夜之乐章的调子,即将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。他将说出那句期待已久的话,一切由此转折。
这会是一首新的乐曲,由他与他的音乐天使共同谱成。

FIN.

后记:最喜欢自家导师,虽然我恶趣味给他的备注是"外焦里嫩的魅影先生"23333跨年夜给我唱的夜之乐章,特别感动。来自您的学生Rolland的爱意,送您一支玫瑰。所有的Erik其实都和它一样美。

评论
热度 ( 28 )

© 无谓臧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