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谓臧否

公民您好。我是乔无臧,也可以称呼为Rolland,希望在活着时做喜欢的事。

兴趣LM/史向/音乐剧/中国古典文学/欧美剧相关等,食材来源广泛,雨果一生推。

热衷绘画偶尔写写段子和诗。希望能认识同样真挚与热诚的你。
共和国万岁。

爱斯美拉达。暂未长成女人,脸颊还尚存稚气。她流连于巴黎街头,对每个人抛去她的一瞥,或许带点不自知的娇媚,嘴角总是洋溢着吉普赛式的热情微笑。让人心甘情愿地从兜里掏出他的银币,只为让那黑黑的大眼睛里秋波永驻。

衣服有私设,原谅我对她的爱怜,恨不得把印度的纱丽和吉祥点都装饰给她。可以想象是遇见格兰古瓦的两三年前。带了稍许夸张成分,也许正好符合她的一贯性格。

“她把浑圆的手臂举过小巧玲珑的头顶,敲响那面巴斯克手鼓,并伴着鼓声起舞。”

评论
热度 ( 27 )

© 无谓臧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