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谓臧否

公民您好。我是乔无臧,也可以称呼为Rolland,希望在活着时做喜欢的事。

兴趣LM/史向/音乐剧/中国古典文学/欧美剧相关等,食材来源广泛,雨果一生推。

热衷绘画偶尔写写段子和诗。希望能认识同样真挚与热诚的你。
共和国万岁。

19号凌晨半梦半醒间想,我的睡眠和梦之间永远隔着四百米的距离。

我得记着,记着。这整个儿的经历,在过惯了如水般稀薄的日子后,纷至沓来的我难以承担的过载负荷。一次救赎,将我从泥淖里短暂地救出。

洛蒂很可爱,还有些莫名的英气。我在文广前面等她的时候看到了一家歪果仁,小孩子说着软软的听不清的词汇,到处撒欢。妈妈抱臂坐着训斥他,很严厉。

等到了洛蒂之后就带她逛上午勘察过的地点。上午的保安小哥非常友善,给他卖个萌就告诉我们演员是从4号门出来。4号门还有个罗兰数字音乐学校的广告,看得我们一直在笑。转过去满目绿意,它们仿佛不觉得自己是树,而是鸟。

渴了去喝点东西,牵着手过马路。上海的店门面真小,我在楼梯上磕了两次。洛蒂一直在捣柠檬,然后喝了一口被自己酸到,这事儿我能笑一年!鲜虾云吞味道很怪,想念北方的馄饨。

后来我下楼去接阿莫,才发现店名叫甜蜜蜜港式餐厅……很好。吃完往回走路过一家大红大绿刺绣的旗袍店,看起来很适合主教。

检票进场了。我们发现门口两边居然有poto和大悲的油画,蹦跳尖叫着抢拍,这个魅影的面具还戴在左脸??进场了摸索着找到位置,居然就在第三排,太棒了,Oedo的唾沫星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幕布起来了。大家状态都很好。群演的认真程度十分可怕,所有人每时每刻都在线,即使下台依旧保持台上的风度,没有人因为感觉别人看不到了就松懈下来,一个都没有。

被虐得最狠的竟然不是final,而是小莫连连受挫,莫妈死的那一幕。我看到他喊mama,试探着伸出手去,心都要碎在那里。被歌词戳到了自身,确实有些感慨。

中场休息出去买了场刊,大家开始计划路线。回场内趴在乐池旁边给底下的提琴手打了个招呼,他眼睛大大的,笑着说hello。我为那个微笑激动得坐立不安,回去翻出来俩中国结跑回去送给他们,洛蒂超棒的口语帮助化解了尴尬。还听到他们收到礼物时后面的几位女提琴手在wow,也好喜欢她们。
final结束后居然还有Hier in Wien,我们终于可以掏出手机狂拍了,可惜打光都糊得差不多。真正谢幕后我们拔腿就跑冲到4号门,发现已经有小分队等在那里了。

莫爹背着个包最先出来,被一群如狼似虎的迷妹围住。很温柔地答应给我们签名,我把悦悦刻的章和那张黑卡签绘塞给他,他还一直说谢谢。然后我瞅到了小小莫!是只扎马尾的金卷发女孩子,我冲上去把签绘递给她,她好认真地在看,帅帅地替我签了名。接着应该是小康,很多漂亮的哥哥姐姐,(我不止一次被旁边妹子迷茫地问,这个是谁呀QAQ,我也迷茫地回答不知道)上去签就对了。脱了戏服都不太容易辨认啦。(不过穿着戏服出来大概会被扒掉,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洛蒂称。)

你们的男人哥,他真甜,我宣布成为他狂热小粉丝。确认是主教之后我挤过去把卡片给他,他惊讶到了,就问是给我的吗,你太棒了夸了好几次lovely,笑得特别开心。然后我们特别激动地互说thank you,离开人群时我快要晕过去了。

随即我去包围席卡内德,听说他是b角莫扎特,而且小哥哥又走掉了,就把小莫的卡给了他。他不可置信地一直问我,This is for me this is for me??可爱得不行,很仔细地收进小挎包里,那会儿我的心好像也被收进去了一样。

暗搓搓一句我抢到了他们两人最后的合照,开心。
嗯对,小哥哥搂着女朋友走了,大家在栏杆外望着背影失望地叹气。不过真的很满足了,存了不少签名,礼物和签绘也全部送了出去,起初是作了最坏的打算,一个人也堵不到……第一次这么棒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。
感谢我爸全程陪我,回去的路上他还很感叹说他们人确实很好,非常有素质。我就有一种你夸我爱豆相当于夸我的心情,骄傲地接受下来。
总之堵门非常甜,看剧的时候很沉重。回去的路上也想了不少,不只是当作回忆。它把一些现实生活中毫无界限的丑恶东西清晰地提上台面,与艺术的虚无性相对比,两相赤裸的尴尬产生出奇异的悲剧效果。
放大了,所以看到了。
甚至同等高度的冲突会令人难以接受。例如末尾小康愤然离开莫,居然还是尽情起舞的调子,一把毒辣的刀。
能记多少便是多少,我得借它的救赎脱离这片泥地。却是定不能再做梦了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

© 无谓臧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